深山老泉

微博@曾经睡醒过
不定时更新。
跳坑不填。
养老。
我不在可加QQ
1356419665
与我取得联系。

女装真的可以拯救我。

咩咩咩

【复问】债主

巨龙吴复生x糍粑人李问

————————————————

        宇宙无敌帅气英勇牛逼酷炫的岛上恶霸巨龙吴复生,最近捡到了一个糍粑。

  糍粑叫李问,不知道是哪个不会做饭的巫师抓小孩去做煲仔饭的时候不小心搞错了方向,把一旁的用来做饭后甜点的糍粑点活了。

  糍粑满头问号,发现问号居然在自己头顶,问号更多了。

  巫师大喊:“天!你具象化了,还满头问号!你感动吗?我好感动啊!”

  冇啊,大佬。我不敢动。糍粑心里落泪,脸都扭曲了。

  “没用啊,你藏不住的!你想什么都会具象化啊!”

  于是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得了名字的糍粑精李问啪...

HP世界观的复问,诸多二设,各种ooc。
大概是香港的霍尔沃茨分校。
蛇院教授吴复生x鹰院教师李问。
双方都是暴躁老狗,互狗互骂互相打架。
关于设定:
①两个人年轻的时候就开始谈恋爱,当老师之后才慢慢开始互掐,然而是同居。
②在分校的时候李问获得了两个选择,拉文克劳或者斯莱特林,求知欲会令他拥有野心。一心学习的李问选择了拉文克劳,并成为小天才。
③相处模式是递进的。简单形容一下大概就是吴复生x白问→双方了解透彻后→双方暴躁老狗
白天互掐互骂对方傻逼,举起魔杖就是一顿操。晚上回家一顿操,李问掐着吴复生手喘着骂他傻逼。
Over。

【复问】但爱情这种东西你又能说个什么

  李问今年三十四,无业居民,站在灰色地带偶尔搞搞仿画,拿着小钱贴家用。也画过同人图商用赚赚钱。现在正在尝试打网游,入坑三年。花钱如流水,痛并快乐着。

  都说打游戏穷三代,李问不这么认为,可能是因为李问在游戏里有个老婆。叫阮文。

  阮文在李问眼里简直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孩。他们是在小餐厅认识的,当时对方站在楼梯口名为赏画实则挂机,而李问刚开始玩游戏,是个菜逼,什么都不懂。跟着任务提示的小箭头瞎窜,固执的瞎逛,卡视角还固执的贴墙走。结果上就去撞到人又懵懵懂,怎么样都操作不过去,隔了半小时,对方打了一句省略号。

  【私聊】【阮小姐的画有点贵】:…

  李问没看到,但他有点着急,打算问问人怎么办,找了大...

【复问】下葬爱情



  李问有一本很厚的素描本,里面画了千千万万个吴复生。但他没画完那本书就死了,死在了海里,留了大片大片的空白。自然,当吴复生掀开后,只见到了李问那些见不得光的,破碎的,分明不堪一击却又如密线般牢固的情爱。

  随他怎么折腾,随他怎么踩,怎么拧,怎么扭曲都不会坏。

  但李问死了,所以吴复生是来收李问的遗物的。

  他推开李问的小房间。里面乱糟糟又堆满了画,那些大的小的挂着的躺着的全是画,有成片的富兰克林和大把的线条联系,有无数的油墨撒在地板上的痕迹。吊灯也泛着黄,在那里安静而又压抑的亮着。吴复生甚至觉得自己进入了什么地下水道。

  他没察觉的,自己在非常小心的去踩每一步,他一边走一边看,然后就像是闲来...

那我应该是猜对了。这场电影就是李问自己自编自导自演自我救赎自我毁灭的一个故事。

@老天赏饭 一百零八!

【复问】痣

  吴复生脖子上有颗痣,长在他喉结附近。轻轻的吞咽什么时候,就能看到那颗痣在动。只不过吴复生穿衣服讲究,除了健身以外,吴复生从来不会把自己的任何东西露出来。他的那颗痣就跟他的弱点一样消失不见。可李问见到过。

  李问被那颗痣搞得头脑发热,经常盯着眼睛不眨一下。他在深夜被吴复生压在身下干的时候就见过,那是在男人把领带解开后露出来的一小点。看得李问心里发痒,就好像那颗痣也烙在他心口一样。

  吴复生上他连衣服都不爱脱,一身西装革履,工工整整,不像李问。李问穿得多也不顶用,到了床上,再厚的衣服也会被吴复生弄皱,弄脏,弄得要拿去洗拿去烫才能恢复原样。但他好像从来不会怪吴复生,只会抿着嘴偷偷的勾起唇...

【复问】我心选的文评大佬恰好和我同居

文评大佬吴复生x同人画手李问

————————————

  李问是个耽美小说的同人画手,最有人气的那种。

  脑洞又大画风又还原,简直牛逼得不得了。百万粉贴着走,性格低调又唯唯诺诺的,跟他那个狂拽酷炫爆炸的画面一点都不匹配。

  可能反差比较大,人见人嚎萌。

  唯一不太好的可能就是。他是个拖更狂魔。

  至少现在是,毕竟他三个月交一张图的这种情况都有发生过。不过曾经不是,李问还是勤奋过一段时间的,那是他被吴复生这位大佬转发之前的故事。

  

  “秀清”在耽美界用《无双》闯出名气之后,常年失踪户的李问,只要对方一更文会从床上飞起来画图。一周一张,准时准点,堪称劳模。

  其...

1 / 29

© 深山老泉 | Powered by LOFTER